东语良言
来源:地球村9号发布日期:2018-03-26

太走运、太幸福的马克思


      1848年2月24日,《共产党宣言》在伦敦第一次出版。

       2018年2月,《共产党宣言》发表170周年。

       今天,笔者就和您聊聊《共产党宣言》那些事儿。


       A.《共产党宣言》首句话与燕妮父亲有关联

       《共产党宣言》开篇的第一句话是:“一个幽灵,共产主义的幽灵,在欧洲大陆徘徊。”马克思的灵感受到莎士比亚的《哈姆雷特》启发。

       当然,马克思对于莎士比亚的热爱,与燕妮的父亲路德维希培养有很大关系。

       笔者曾和学者韩毓海交流其作品《伟大也要有人懂——一起读马克思》时,韩毓海感慨:与同时代的尼采与荷尔德林相比,“马克思简直是太走运、太幸福了”!

       尼采是西方现代哲学的开创者,也是卓越的诗人和散文家。后来的生命哲学、存在主义、弗洛伊德主义、后现代主义,都以各自的形式回应尼采的哲学思想。尼采的一句名言“一声断喝——上帝死了”,是对上帝的无情无畏的批判。尼采1900年去世,享年55岁。“银白的,轻捷地,像一条鱼,我的小舟驶向远方。”

       荷尔德林是德国著名诗人,曾被世界遗忘了近百年。代表作有《自由颂》《人类颂》《为祖国而死》《爱琴海群岛》等。他的作品在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之间架设了一座沟通的桥梁。

       与马克思不同,尼采和荷尔德林是独自承受着思想的压力,孤独地生活在没有丝毫温暖与快乐的世界上,直至陷入疯狂。

       韩毓海这样评价:“命运之神仿佛从一开始,就分外眷顾马克思——特里尔的这位英俊少年”。

       事实也是这样。从少年时代起,马克思便得到了特里尔城最美丽的姑娘的青睐,她的名字叫燕妮。

       燕妮出身于一个非常“高大上”的家族,她的奶奶和爷爷,分别是英国和布伦瑞克公国的大贵族,而且,这两位贵族还是在战场上相遇、定情的。

       如果欧洲“30年战争”造成了威斯特伐利亚体系,那么,随后的英法“7年战争”则成就了燕妮的爷爷和奶奶的姻缘。

       在这场战争中,燕妮爷爷的菲利普(大品牌“菲利普”就来自这个家族)作为布伦瑞克公爵的私人秘书亲临战场,他邂逅了前来劳军的英国伯爵小姐燕妮威沙特,而威沙特的姐夫那时正担任着英军的总司令。

       燕妮威沙特是阿尔盖郡伯爵小姐,现在英国的威廉王妃,就是这个家族的成员。当年,前来劳军的燕妮威沙特戴着一枚嵌有家族徽章的戒指——后来,这枚戒指传给了马克思的夫人燕妮。

       马克思的大舅子,后来成为普鲁士的内务大臣。

       马克思夫人燕妮的父亲路德维希,曾在拿破仑时代的威斯特伐利亚王国当过地方官,又在普鲁士治下的特里尔担任政府的枢密顾问。由于父母的影响和教育,路德维希几乎可以算是个英国人。学者韩毓海认为,马克思对于莎士比亚的热爱,便是路德维希培养的结果。马克思的博士论文,也是献给未来岳父路德维希的礼物。

       燕妮本人就出身于皇室家族。燕妮是马克思的姐姐的闺蜜。马克思小时候便不是一个对人言听计从的“好孩子”,所以燕妮给他写情书时称他为“小野猪”。

       1843年6月,马克思和燕妮结婚了。25岁的新郎马克思去了科隆,在那里找到了自己人生第一个职业:编报纸——这就是《莱茵报》。马克思很快就成为了《莱茵报》实际上的主编。

       在《莱茵报》的投资合伙人中,产生了普鲁士政坛上的许多大人物,其中最著名的是鲁道夫康普豪森,他钦佩马克思在金融资本方面所展现出的才华。于是,鲁道夫康普豪森在1848年4月被任命为普鲁士总理后,非常希望马克思能够出任财政部长或普鲁士银行行长。

       沿着这条平坦的大路,马克思博士,他本来应该成为“马克思部长”、“马克思行长”,最不济也会成为“马克思教授”。

       但是,为了忠于自己的命运、忠于自己的现实、忠于自己的思想,为了忠于自己的纯粹——马克思和燕妮可谓壮丽地背叛了自己所属的阶级,随之抛弃了应得的荣华富贵。

       从此,等待他们的则是四处流亡、儿女天殇。昔日的家产万贯的富家子沦为了穷人,而风华绝代的贵族小姐,为了一口面包却不得不反复典当祖母的婚戒——而他们这样做,为的仅仅是把“他人”从受苦受难中拯救出来,为的是使“他人”也能享受“文明”。

       韩毓海认为,人们总是说,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创造了关于人类解放的学说,但这种说法并不完整。因为那些在马克思生前和死后拼命诅咒他的人,并不仅是羡慕和嫉妒恩格斯与马克思之间那高尚的友谊。实际上,他们更为羡慕和嫉妒的是:马克思这个“小野猪”竟然获得了世上最美丽的女性坚贞不渝的爱情。

       马克思是在清醒而不懈的工作中度过了战斗的一生、真实的一生,而马克思一生最重要的精神支柱当然就是燕妮。毫无疑问,恩格斯总是出现在马克思最为困难的时刻,但燕妮却与马克思分担着分分秒秒的艰辛。

       马克思、恩格斯和燕妮,离开了这三个伟人中的任何一个,人类解放的学说都是完全不可想象的。


       B.《共产主义宣言》成为世界上阅读得最多的一本书

       《共产党宣言》,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纲领,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第一个纲领性文献,马克思主义诞生的重要标志。

       《共产党宣言》2015年被英国“学术书周”活动评为最具影响力的20本学术书,并成为了世界上被阅读得最多的一本书,是全世界劳动者的圣经。

       值得一提的是,最初承担纲领起草任务的并不是马克思,而是恩格斯。28岁的恩格斯拟定的题目也不叫《共产党宣言》,而是《共产主义原理》。他采用了自问自答的方式,一口气给文稿设置了25个问题,结果文章越写越长,问题越扯越远。

       时年30岁的“大哥”马克思半途接手了这项工作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马克思工作时的情景:隆冬的布鲁塞尔,在一间租来的简陋公寓里,他时而奋笔疾书,时而突然停笔,起身绕着书桌踱步,然后划掉前面写下的一些内容,再次重新起笔,在稿子上留下左撇子难以辨识的字迹,他英俊的面容因为劳累而憔悴,乌黑的发须间已经显露出灰白的颜色。马克思就这样不断工作,不断修改,夜以继日。

       如果说《共产党宣言》给马克思带来了什么,我们不妨从一张1848年的照片看去,30岁的马克思仿佛是一夜之间就白了少年头——而那正是《共产党宣言》发表后不久。

       马克思以市民社会的发展开篇,简明扼要地总结了人类历史,并且归结为正文开篇斩钉截铁的一句话:“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。”

       要理解资产阶级命运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看今日美国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经这样说:如果十几亿中国人也要过澳大利亚人的日子,那么,地球就将不堪重负。

       想象一下,倘若马克思活着,他会怎样回应奥巴马呢?如果马克思活在今天,他一定会斩钉截铁地说:如今的美国,已经成为了“世界生产力”发展的最大阻力了。

       笔者认为,西方社会最近所陷入的严重的债务危机,正好为《共产党宣言》提供了最新的脚注。


       C.《共产党宣言》被摆放在习近平的书架上

       2017年12月31日,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广播电视互联网发表新年贺词。细心的观众发现,习近平身后书架上一如既往摆放着《共产党宣言》等经典马列著作,但也增加了《十九大文件汇编》等新的书籍。

       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及陈望道翻译《共产党宣言》的故事:“蘸着墨汁吃粽子,还说味道很甜。”

       在中国共产党人看来,《共产党宣言》不仅是他们的理论基石,更是他们的“初心”和信仰。

       毛泽东读宣言不下百遍,每读一次都有新的启发;刘少奇在入党前,把宣言看了又看,最后决定参加共产党;朱德看到宣言新译本后,不顾年高体弱专程到中央党校与参与翻译的同志交流心得。

       170年来,从《共产党宣言》到列宁主义,从毛泽东思想、邓小平理论、“三个代表”重要思想、科学发展观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,可以清晰看到马克思主义的红色基因一脉相承。

       《认识中国——丝绸之路与共产党宣言》一书作者、英国剑桥大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彼得·诺兰曾指出,中国找到自己的发展道路,同时也是在为全球性的可持续发展找到一条道路。

       170年前,比利时,布鲁塞尔市中心,白天鹅咖啡馆。马克思习惯选择进门左手的角落,与恩格斯一同构思《共产党宣言》。

     如今,《共产党宣言》中“每个人自由而全面发展”的美好愿景,正在中华大地一步步变为现实。


下载专区 >
访问量专区
观注微信